人人香蕉在线视频6免费_青青国产线免观看手机版_亚洲中文字幕无线乱码

  友情链接

我的老婆和妻姐

我和老婆同岁,妻姐比我们大一岁,没什么感觉就到了中年,也就在这两年我们才体会到了性生活的乐趣,因为去年我儿子和妻姐的女儿同时考上了北京的两所大学,我们身边没了什么牵挂,人的原始本能爆发了出来,我和老婆除了上班,会友,上街,回到家中就是看A片和疯狂的作爱.特别是前一段时间,妻姐因为一次偶然,也融入了我门的生活,带来了无尽的乐趣

一天周末,我和老婆逛完街,买了几张光盘和几件内衣,回到家中,老婆冲了凉,换上了新买来的一件能上漏出乳房下面开裆的情趣内衣,在镜子前美着,浪着.并催我快点冲凉,好一起看小电影,当我冲完凉,来到客厅的时候,老婆坐在沙发上以放了一会A片,看着屏幕上一男两女极其淫秽的表演,老婆以情不自禁地一手摸弄着乳房,一手摸弄着阴户嘴里叫着:

"老公,别磨蹭了,快点来么".

"来了,来了"

我搽干了身上的水,坐在老婆的身旁,把她搂在怀中,一边亲着她的耳裙,一边用手摸着她的阴户,小B里已流出了好多好多的淫水,看来老婆已经来情了,她不停地用手套弄着我的鸡吧,嘴里发出"嗯..........嗯.............嗯"的声音非常好听.

过了一会,老婆低下头含住了我的阴茎,我抓住她的头,并利用腰部的扭动,将我的阴茎在她的小口中抽送,我感觉到在她口中阴茎渐渐地变大而且变硬了,到後来竟然把她的嘴塞的满满的,根本无法再继续抽送了,我只好拔出来,这时我才发现,我的小弟弟好象比以前大了许多,简直是庞然巨物!

这时候,老婆红红的脸上漏出了淫荡的笑意,嘴里说:

"老公.....大鸡吧哥哥.......大鸡吧爸爸........我受不了了,快来操.......小妹妹......"

看着老婆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情,我把鸡巴对准屄口猛地操进去,“滋”的一声直捣到底,大龟头顶住老婆的花心深处。老婆的小屄里又暖又紧,屄里嫩肉把鸡巴包得紧紧,真是舒服。

不一会老婆叫道:“大鸡吧哥哥......快!我的......屄.........我快痒死啦!”

“喔!..........美死了”............

因为淫水的润滑,所以我抽插一点也不费力,抽插间肉与肉的磨碰声和淫水的“唧唧”声再加上沙发弹簧发出的“吱吱”声,成了疯狂的乐章。

“大鸡吧老公......美死了!.........快点抽送!...........喔!............插...到...底......”

我不断的在她的酥胸上打转,最后张开嘴吸吮着她的乳头。

“.........老公.........你别吮了..........我受不了!..........下面...........快抽!快插........”

我把我的鸡巴继续不停的上下抽送起来,直抽直入。老婆的屁股上逢下迎的配合着我的动作,淫水如缺堤的河水,不断的从她的屄门深处流出,一直不停的流到床上。

看着她陶醉的样子,我问道:“老婆......,喜不喜欢欢...........大鸡吧干........你?”

“喜........喜欢!你弄得...........我好舒服!”

我不断的加快抽插速度。

“...........啊........我不行了!..........我又泄了!........”老婆抱紧我的头,双脚夹紧我的腰,“啊!.........”一股淫水泄了出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家的房门突然开了.我抬头一看,只见老婆的姐姐进来了,见了我们这个场面,妻姐的脸一下就红了,赶忙说:"对.....对.....不起.....我不知道.......你们在家...".

原来,妻姐的丈夫在沟里的一家煤矿工作,一,两个月才回来一次.加之去年孩子考学走了.家中就她一个人 ,所以她经常来我家,为此我还给她配了圈套的钥匙

老婆一见姐姐回来了,先也是一楞,很快反映过来,推了我一把说:''还不拔出来".我这时才想到鸡吧还插在老婆的小屄里,我赶紧站起来,可我的大鸡吧一下暴露在了妻姐面前,

老婆赶紧说:"老公,你先等一会,我和姐姐有话说"我只好坐在了沙发上.

老婆走到妻姐面前,拉着她的手,进了里屋

妻姐长的一般,但也过的去,特别是她那一身的爱人肉和那一对大大的乳房,肥肥的屁股都是我向往以久的,有几回我曾经在卫生间,拿着妻姐换下的内裤,闻着裆部那种特殊的味道,打过几枪,幻想着什么时候能把妻姐和老婆一起操.今天正在兴头上,让妻姐撞上了,真是太好了

过了一会,老婆出来对我说:"好老公,你看大姐一个人守着空房,怪可怜的,我们就帮帮她吧,你说行吗?

我赶紧说:"行..行..."

老婆一见我答应的这么快,一把揪住我的耳朵说:"你是不是早有打算"?

我说:"不敢,不敢"

老婆说:"这还差不多,一会操大姐的时候,卖点力气,大姐的屄大,你悠着点".

我说:"我的骚老婆,遵命就是".

又过了一会,她们姐俩一起冲了凉.大姐换上了老婆的一件肚兜,穿了一条T字裤,在老婆的陪伴下,来到了客厅,我迎了上去,抱了大姐一下,老婆就式一推,我和大姐一起倒在了沙发上,这时侯.电视上还放着两女共侍一夫的片子,大姐红红着脸,一会看电视,一会看看我的大鸡吧,有点坐不住了,这时候,老婆来到我的另一边,抓起我的大鸡吧,用嘴吃了起来,我先用嘴拱着大姐的一对大奶子,用手摸着大姐的肥屄,插弄着,一会大姐受不了了.

我抱紧大姐的身子,把鸡巴从老婆的嘴里拿了出来,然后双腿跨骑在大姐的身上,大姐用胖胖的玉手把小屄对准我那一柱擎天似的大鸡巴。“卜滋”,随着我的屁股向下一挺,整个鸡巴全部插入到她的屄中。

“哦!┅┅好充实!┅┅”

大姐肥臀一下一上挺了起来,只听有节奏的“滋”、“滋”的性器交媾声。

大姐款摆柳腰、乱抖酥乳。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,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声:“喔.......喔........妹......妹夫!....大姐好舒服!┅┅爽!┅┅啊啊!┅┅爽呀!┅┅”

大姐左右扭摆,扭得胴体带动她一对肥大丰满的乳房来回晃荡着,晃得我神魂颠倒,伸出双手握住大姐的丰乳,尽情地揉搓抚捏,她原本丰满的大乳房更显得坚挺,而且小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。

我愈插愈快,大姐不自禁的收缩小屄肉,将大龟头频频含挟一番

" 美极了!.......大姐一切给你了!┅┅喔!┅┅喔!┅┅小屄美死了!”

香汗淋淋的大姐拼命地上下快速挺动身子,樱唇一张一合,娇喘不已,她快乐的浪叫声和鸡巴抽出插入的“卜滋”、“卜滋”淫水声交响着使人陶醉其中。我也觉大龟头被舐、被吸、被挟、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。我用力往下插,迎合大姐的狂肏,当她向上挺时我将大鸡巴往下顶,这怎不叫大姐死去活来呢?

我与大姐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,舒爽无比,大龟头寸寸深入直顶她的花心。

足足这样套弄了几百下,大姐娇声婉转淫声浪叫着:“唉唷!┅┅我┅┅我要泄了┅┅哎哟!┅┅不行了!┅┅又要泄┅┅泄了!┅┅”

大姐颤抖了几下在我的身下,一动不动,娇喘如牛。

我说:"大姐,你先歇歇,行吗?"

大姐说"我的宝贝妹夫.我歇歇,你先操我妹妹把

我来了一个大翻身,又将老婆压在身下,用双手托起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臀,轻抽慢插起来。而老婆也扭动她的柳腰配合着,不停把肥臀地挺着、迎着。我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,忽左忽右地猛插着。点燃的情焰促使老婆暴露出了风骚淫荡本能,她浪吟娇哼、朱口微启,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。

“喔┅┅喔!┅┅老公!┅┅太爽了!┅┅好┅┅好舒服!┅┅小屄受不了┅┅老公┅┅你好神勇,嗯!┅┅操了大姐半天.......还这么有劲”

几十次抽插后,老婆已颤声浪哼不已。

“┅┅唔┅┅啊!大鸡吧哥哥!┅┅你再┅┅再用力点!┅┅”

我按她的要求,更用力的抽操着。

“老婆,叫我亲爸爸。”

“不要┅┅我是你老婆┅┅你就是大鸡吧哥哥!┅┅”

"叫我....大鸡吧爸爸

“┅┅嗯┅┅羞死了┅┅你勾引┅┅大姐┅┅是大色狼!”

看来她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,于是我又加快了抽插速度,用力深度插入。这招果然有用,几十次抽插后,她开始逐渐进入角色:“嗯┅┅唔┅┅大色狼┅┅我好┅┅爽!好┅┅舒服!┅┅嗯┅┅快干我!┅┅”

“叫我亲爸爸!”

“啊┅┅小┅┅嗯┅┅亲爸爸!快操我!┅┅”

“快说你是淫妹妹,是小肥骚屄妹妹!”

“┅┅你太┅┅太过份啊!”

“快说,不然我就不干你了!我去操大姐”我故意停止抽动大鸡巴,把她的肥臀放在床上,害得老婆急得粉脸涨红。

“羞死人┅┅我是┅┅小骚屄妹妹┅┅我是┅┅你女儿!┅┅亲爸爸!┅┅啊┅┅快!┅┅操我!”

我听后大为高兴,随既翻身下床,将老婆的娇躯往床边一拉,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,使老婆的小屄突挺得更高翘,毫不留情的使出“老汉推车”猛插猛抽,操得老婆娇躯颤抖。

不多时老婆就爽得粉脸狂摆、秀发乱飞、浑身颤抖,受惊般的淫声浪叫着:“喔┅┅喔!┅┅不行啦!┅┅快把女儿的腿放下┅┅啊!┅┅受不了啦!┅┅小骚屄要被你操┅┅操破了啦!┅┅亲爸爸┅┅你┅┅你饶了我啊!┅┅饶了我呀!┅┅”

老婆的骚浪样使我看了后更加卖力抽插,我一心 想插穿那诱人的小穴才甘心。老婆被插得欲仙欲死、披头散发、娇喘连连、媚眼如丝,香汗和淫水弄湿了一床单。

“喔┅┅喔┅┅亲哥哥.........亲爸爸┅┅你好会玩女人┅┅可让你玩┅┅玩死了┅┅哎哟呀!┅┅”

粗大的鸡巴在老婆那已被淫水湿润的小屄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。

我听到老婆的告饶,于是用鸡巴猛力的抽插,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老婆的情欲推向高潮尖峰,浑身酥麻欲仙欲死,屄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鸡巴的抽插而翻进翻出,她舒畅得全身痉挛。小屄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而出,小屄的收缩吸吮着我鸡巴,我再也坚持不住了。

“老婆,大姐我也要泄了!”于是快速地抽送着,老婆也拼命抬挺肥臀迎合我最后的冲刺。大姐也过来帮忙,终于“卜卜”狂喷出一股股精液,注满了小屄,老婆的屄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。

“喔┅┅喔┅┅太爽了!┅┅”老婆如痴如醉的喘息着俯在床上,我也倒在她的身上,大姐则用嘴清理了我射在老婆小屄里流出来的精液.然后拉上被子,我们三人满足地相拥酣睡过去。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[email protected] 网站地图